T.M

一个做图写文的锤基、EC、德哈女孩,不定时更新吼
不是太太,叫我TM就好啦

呜呜呜呜,莫名泪目

南华_NAMWAH:

 

 显微镜女孩热泪盈眶地扣一个糖,一个被前人说烂了,沧海桑田却历久弥新的糖,众所周知老万和教授从青年相识(漫画里是十八岁就认识了,我哭泣),再到老年千山万水共白头,每逢相见总是要下棋。一开始对此只不过以为是表现两人纠缠和终其一生对弈的手法,习以为常,后来越想越觉得有意思。


 

 国际象棋中白棋是先,黑棋是后,开局猜先。比赛开始,要抽签决定双方所执棋子的颜色。规定由黑棋先走。走完第1局以后,如继续对弈,双方应交换棋子的颜色。(源自百度)


 

 然而EC两个下棋,从来都是老万走黑,教授走白,除了暗喻老万替代了Shaw成为黑皇,手段较为极端,教授代表光明会为白以外,也是爱情的一种表现啊。既然是对弈,那应该讲究公平了吧,我自己下围棋,抱着输赢的心态,每次开局前都会尽量许愿要到黑子(围棋黑子执先)。但他们的黑白是固定的走位,很难想象强势、激进的万磁王在对弈的棋局中长期自愿的处于下势。而飞机上老万拿着棋盘(是的,我们仍未知道那日的棋盘所来何处)来找查,到黑凤凰老万又提着便携的棋盘来找查,天鸭,这是什么小学生后桌男上课当着老师面扯小姑娘辫子然后课间时递学生奶给她的爱情啊


 

 愚蠢的Magneto哦。说到底,你根本不在乎和Charles做什么,你也不在乎输赢,你只是想来看看他,想要坐在他身边哪怕须臾片刻。


 

 黑与白,本来是势不两立,一个要走,一个要留,在这两个人面前却成了相互相依,成就了一种容忍包容。万磁王永不言谢,永不道歉,他是钢铁做的,他的情意就表现在带着一副棋子去找你,然后把先手让给你。永远如此。


 

 而Charles,他的爱是可见的也是无言的;他可见,会为你的失落,为你的痛苦感同身受的悲伤,为你的内心角落还存在的温暖而喜悦落泪。他的无言在于纵使深爱也不会挽留你去追寻自己的理想,是“I could, But I won't”;

 


 

 老万的爱情在于,我可以在外日天日地日空气,掌控全球电磁力,可以为你捶天启,可以为你打地基,虽然转身不理你,但我不能不见你,不戴头盔来找你,还把先手让给你,就是不说对不起。

 


 

 查的爱情,就是坐在那张可以被老万随手碾碎的金属轮椅上微笑着拿起白棋:


 

 “哪怕你和我的意见不一致,但我从你拿着棋盘来找我,递给我先手棋子的行为中依然看到了你对我的爱意。顺带说一句,我也爱你。”

 


 

 那什么,诸君,三观不同也是可以谈恋爱的。



@橼. 圆鸽,爱你爱你爱你,画的那么好还说不好!💓💓


更新!更新!

【德哈】欢迎来到直播间(1+2)

算是给我秃的生贺啦,懒癌没救了

· ooc属于我,一切属于罗琳亲妈

· 时间线胡编的,大概是霍格沃兹4.5年级的样子,老伏已死设定

·依旧幼儿园文笔,沙雕文风,不嫌再看,月更选手T.M回来了!!

· 太久没更了。。把前文也放上来啦,当做回顾一下,嘿嘿

·以上全部都能接受,下面正文⬇⬇⬇⬇⬇⬇⬇


1:

【欢迎来到‘蛇院小花'的直播间】

“Hi!大家好啊,哇,这么多人啊,”我看了看直播间人数,惊讶道“我叫安妮·布朗,是一个中英国混血籍纯种巫师,现在也是一名斯莱特林在校生,我在霍格沃兹的生活可谓是顺风顺水,过的好极了,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大事情!”

“怎么说呢,我身边有一对明明比谁都虐狗,本人并不知情的“小夫夫”,天天没事就社区送温暖,有事没事给派发一下狗粮。”

【哇,斯莱特林的主播诶】

【只有我得看到主播被虐狗了吗,主播好可怜,抱抱】

“虽然天天被虐确实不舒服,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腐女,当然还是要和我们的潘西大小姐天天在他俩旁边看喽。”

【主播这是在写魔药论文?(注意力永远在别的地方)】

【这不会是我想的那对吧!】

【我的老天鹅,这是一线报道吗?】

【主播没说说这对的名字啊!!!】

抽空扫了一眼弹幕:“是的,我在写魔药课论文,不过很有可能就是你想的那对,哈我忘了说这两个人是谁了,一个就是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另一个就是我们的“斯莱特林小王子”德拉科·马尔福。”

【劲爆消息啊!死对头之间的爱情啊!】

【就我想问这俩是这么搞到一块的吗?】

【哦买嘎!来自鹰院的惊叹】

【前面那个想问怎么搞到一起的加我一个】

看到弹幕上一直刷着这俩怎么搞到一块的问题,我扶了扶额头“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来开直播间了,现在我给你们讲讲我和潘西发现的秘密啊!”

【听主播的语气,仿佛和潘西关系不错呢】

【有西西女神的地方就有我!西西女神的弹幕由我承包】

【上面那位走错片场了吧】

“讲故事之前,我弱弱的问一下,直播间有没有斯莱特林或者格兰芬多的同学?”

【蛇院报道】

【蛇院+1】

【蛇院+2】

【诶,就我是狮院的吗】

【主播问这个干嘛,獾院的我弱弱的问一句】

【蛇院】

【前面狮院的等等我】

【我是格兰芬多的】

“哎呀,魔药课不是我们两个学院一起上吗,不过还是我们蛇院人多啊,诶,你们有没有发现波特和德拉科经常在课上传纸鹤吗?我有一次发现了,然后下意识看了一下德拉科,哦,梅林的袜子,你们是没看见德拉科笑的那个样子啊 ,怀春少女见过没?就那个样,把我和潘西看得都快怀疑人生了,本姑娘不才,但自认为跟德拉科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他那种笑我是真心没见过啊!”

【主播不但跟帕金森关系好?还认识马尔福?】
【斯莱特林的证明一下,布朗小姐确实跟马尔福少爷他们的关系不错】
【哇塞,怀春少女这个比喻很贴切了 】
【我记忆中的马尔福一直都是高冷男神的代表啊!笑也是浅浅的笑啊,怀春少女???】
【啊,传纸鹤诶,怎么还有点浪漫?】
【在斯内普教授眼皮底下也敢传东西啊!】

为什么感觉大家都跑题了?我拍了拍桌子,很是无奈:“不要跑题啊!我们来讲波特和德拉科啊!他们不但魔药课传纸鹤,还隔三差五就要吵一架,被麦格教授关禁闭,注意啊!这种要关禁闭的架从来不带高尔和克拉布”说完,我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昂?孤男寡男共处一室?】
【楼上的问的就是我想问的】

我刚想继续讲着两人的故事,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嗔怪:“安妮,你开直播也不跟我说一声,还是休息室一小孩在看你直播我才知道!”,这声音对我来说早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寝室门口,脱口而出一句“潘西?”
瞬间弹幕刷过一片【啊?西西女神来了?/哪呢哪呢/主播喊了一声潘西?】“啊,对啊你们的西西女神来啦,这呐!”我一把搂过已站到我旁边的潘西,向摄像头介绍道。
“安妮,你力气真的大的可以跟那群格兰芬多巨怪比较了,你要不是个纯血,我可能真的就怀疑是分院帽把你分错了!”潘西满脸嫌弃的拍开了我搂着她肩膀的手,又整了整衣服,给直播间的大家打了个招呼。

【真的是潘西啊!】
【西西在哪我就在哪】
【女神的弹幕由我承包】
“好了,现在让潘西给你们讲讲刚刚说的那两人个,她讲的可比我讲的清楚多了。”话毕,潘西疑惑的看着我,“波特和德拉科”我小声提醒了一下。

“早说嘛,他俩的故事多到讲不完啊!明明天天眉来眼去的,还非要说自己和对方是死对头,我平常吃饭的时候就坐德拉科旁边,那么多座位他都不坐,非要坐那个救世主正对面,弄得我连头都不敢抬,生怕一抬头就看见他俩交汇的目光,啧啧……”
潘西说着,我便在旁边继续写我的魔药论文,不是附和几句以表潘西故事的真实性,就是抬头看下弹幕,回答几个问题,开玩笑,这一位大小姐还等着抄我论文呢!

时间很快就在潘西的故事里过去了,这时故事也接近了尾声,潘西几乎把波特和德拉科的初次见面到日常生活中的小打小闹讲成了童话故事,要多浪漫有多浪漫,要多唯美有多唯美。我拿起魔杖,念了个查看时间的小咒语,哦,10点多了呢,时间不早了,戳了戳潘西的胳膊,示意要关直播了,“时间不早了,大家该休息了,明晚8点整我继续讲啊!”

————————第二天分界线———————————

“安妮布朗,潘西帕金森!你两给我站住!

2:

额,德拉科的声音??做贼心虚的我和潘西被这一声怒吼吓得一抖,然后我突然反应上来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直播影响太大了,导致他本人今天被各种眼神看了一早上,然后逮了一个人问了问发现“幕后黑手”是我俩后来质问我们。

切,你让我站住就站住?拉着潘西就开始跑,你德拉科马尔福再拽,也不敢在老师的视线范围内收拾我们吧!
想到这我扭过头,跟潘西说:“跑快点,我们往餐厅跑”
“克拉布!高尔!给我把前面那俩抓回来啊!”身后又传来德拉科的吼叫,眼看马上就要跑进安全区了,可惜我俩这小身板怎么可能跑过克拉布和高尔那两个,一下子被又抓到了德拉科眼前:
“跑啊!怎么不跑了!来来来,给我解释一下,昨晚上你两那个直播上说的是什么意思?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在我旁边说什么德哈,哈德一类的,一个劲的把我和那个死疤头放在一起聊”

“...”我沉默了
“…”潘西沉默了

“也没什么,就是你和波特的Coupling名”在诡异的宁静下,我不怕死的开口了,选择性忽略了第二个问题,

“那怎么还有哈德,一个名称不够吗?”

潘西终究那个是潘西,是斯莱特林的八卦女神,怎么可能沉得住气,终于忍不住发话了“德哈是你上波特下,但因为你太傲娇了,活生生一个受,所以哈德就是波特在上,你在......”看着德拉科越来越黑的脸,也不敢再说下去了,乖乖闭上了嘴。

“你两要是还想继续直播,就给你们那些小粉丝说只许聊什么德哈不许聊哈德!不然有你们好看的!”说完德拉科便带着那俩小跟班走了,只留我和潘西在原地凌乱。
这这这,这算是什么情况,竟然没有说他要去找卢修斯叔叔来收拾我们了?

“呦呦呦,这不是破特嘛?破特干嘛去呀?”我站在德拉科坐着的那颗树后面,看着德拉科从他平常蹲波特的树上跳了下来,拽里拽气的走向一脸生无可恋的哈利波特。
“要你管,马尔福!”站在旁边的韦斯莱挤开德拉科,回了一句。
“上一边去,韦斯莱!”德拉科狠狠的说:“我问的是破特”
“哈利不想理你!”
“你...”
眼看着两人就要动手开始拔魔杖,准备决一死战了,哈利波特终于说话了:

“魔药课,我要去上魔药课” 他拉着那个红发韦斯莱离开了。

“怎么哪都有这烦人的韦斯莱啊...”被留在原地的德拉科小声嘀咕

“德拉科是真的不会追男孩啊...”真的好像吐槽这个又怂又拽的男孩哦。。

魔药课教室

“波特,生死水的配方是什么?”斯内普教授一转身看到了明显在发呆的波特,“啊?”点名的来的措不及防,他可能没听清,下意识转头看了眼身后仅仅隔着一排的德拉科马尔福,【鬼知道这俩怎么能离着么近】金发少年打着口型传着话‘生--死--水--’。
“额,生死水的话,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
“嗯,坐,波特上课发呆,格兰芬多扣10分”

上老蝙蝠(我还是爱着我们院长的!!)的课也敢回答问题作弊,眉目传情挤眉弄眼??说好的死对头呢?怎么这对死对头这么奇葩呢?我就不信了,这俩要是再没什么奸情,我安妮布朗就跟她潘西姓帕金森!

【欢迎来到‘蛇院小花'的直播间】

“嘿大家好!我回来了!”八点整,我准时打开了直播,不同于昨天,今天的屏幕中是两个人——我和潘西。
【迎主播!】
【好准时啊,期待今天的故事】
【蛇院的我,突然发现我们两个大小姐??】
【问:今天的德哈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
直播间突然暴增的人数和弹幕,吓到了我:“!今天直播间人数怎么这么多!”

“安妮,你是不是傻啊,”潘西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这直播间在咱们学校已经爆了啊,而且昨天的人数差不多也是这么多啊”

“...是这样的吗?”我拿起一旁的魔咒课本挡了下脸

“好了,先别管人数了,现在要正重通知一件事!”
【突然严肃的气氛】
【有点莫名的害怕??】

“咳咳,”潘西轻轻咳了两声,整了整嗓子,拉下了我挡着脸的课本:“是这样的,因为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直播间以后只需聊德哈,不接受逆cp或者聊别的cp哦”
【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吓死啊】
【吓死+1】
【难道没人想知道原因吗??】
【我也想知道原因!】
【德哈大旗永不倒!不接受逆cp!】
...
“原因吗?这个原因...emmmm,真的不能说呀,至少现在不能” 不然我两会死的很惨的,后半句话我在心中默默诽谤。

“现在我们要回到正题,讲述今天的德哈小故事啦!”







有后续。。。

9.22
--致最爱的秃总

生日快乐!

图源网络,侵删
(德哈生贺马上到)

对对对,很对没错了

竹叶青酒醉:

很真实了😂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待授权翻译】【韦斯莱双子】八英寸

啊啊啊,入坑了入坑了

挖坑爬墙小仙仙:

“男孩女孩之间的距离不能小于八英寸。”乌姆里奇教授的声音从广播中传出。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弗雷德?”


“当然知道。”


这对双胞胎的脸上展现了同样的笑容,开始计划他们的下一个恶作剧。虽然他们想在大厅里行动,好让所有人都看见,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把地点选在黑魔法防御课,就是为了看看老癞蛤蟆会有什么表情。消息像野火一样扩散到整个霍格沃兹,晚餐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谈论双胞胎可能的计划。


不幸的是他们必须等两天才能实行计划。弗雷德和乔治都不是有耐心的人,他们在所有的课上都坐立不安,几乎没去关心老师说了什么话。当然,他们本来也不会关心,因为他们留在霍格沃兹无意继续接受全日制教育,只是为了让妈妈安心而已。他们的笑话商店经营的很好,即使他们还没有店面。继续在学校呆着只是浪费时间,而且乌姆碧池——就是乌姆里奇——让学校生活变得无比糟糕。


“你们到底有什么计划?”李乔丹问道。


弗雷德和乔治比以往更加邪恶的扭动着,就是今天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说,“什么都没有!”。哈哈鬼才信。


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他从过去到现在都被他们的滑稽动作和无尽的热情感染着,他期待他们的计划。三个人一起出发去了黑魔法防御术课,弗雷德乔治坐的比以往更靠近,甚至把李往旁边推了一点。


“记着,孩子们,每行写四次,这样才能记牢。”乌姆里奇尖着嗓子说。羽毛笔划过纸面的沙沙声充斥了房间。


韦斯莱双胞胎却没有理会。他们安静的坐着,弗雷德把手放在桌子上,乔治把手覆盖在弗雷德的手上。他们的手指缠绕在一起,乔治的拇指温柔的抚摸着弗雷德的手背。他们挨得越来越近,膝盖几乎碰到一起,弗雷德温顺的把头靠在乔治身上。


“弗雷德…别在这儿…”乔治装作一脸娇羞的低语。


有几个人转过身看着他们在座位上做出各种亲密的举动。弗雷德傻笑着对他们眨眨眼,然后长叹了一声。“哦,乔治,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们注定要在一起。”


李捂着嘴狂笑。


现在半个班都在看着他们了。乌姆里奇再也不能无视下去,她清清嗓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哼声打破了浪漫的气氛然后走近他们,弗雷德对她怒目而视着。两人几乎坐在了同一张椅子上,所有人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们突然戏剧性的接吻了。这看起来根本不是假的,不,它相当热情。


很多同学都倒吸了一口气。李瞪大了眼睛,安吉丽娜飞快的捂住了嘴,艾丽西亚完全呆住了,这怎么可能是恶作剧呢?乌姆里奇很快从震惊中摆脱出来继续走向双胞胎,高跟鞋的响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明显。她的手拍上了桌子,弗雷德的乔治终于分开了。


“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乌姆里奇用一种假装愉快的声音问道。


“我们在接吻”他们答道。


“学生之间互相必须保持八英寸的距离。”


“啊 哈哈”乔治发出啧啧的声音,“你说的是男孩和女孩保持八英寸的距离,你可没规定男孩和男孩的距离。”


乌姆里奇丑陋的脸变得通红,“不许接吻。”


“但是,教授,我们是双胞胎啊。”弗雷德插话。


“是的,我们不应该得到特权吗?我们没法离开对方八英寸远,这是不可能的。”


“关禁闭!!”乌姆里奇尖声叫喊。


“太好了!”两人一起说道,“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教室爆发出大笑。毫无疑问,弗雷德和乔治是学校里最好的恶作剧艺术家。乌姆里奇被迫收回了禁闭命令。这件事很快像传染病一样传遍了学校,每一个目击者都在讲述弗雷德和乔治如何拉拉扯扯。而这对双胞胎也乐于在大家为他们鼓掌时数次亲吻对方。


这让他们的几个最亲近的朋友感到困惑,尤其是他们知道弗雷德和乔治都不是同性恋,只是他们两个爱着对方。


“学生之间的距离不能小于八英寸!”乌姆里奇在晚上重新宣布了规定。


弗雷德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是的,我猜这就该上演我们的结局了。”


李只是窃笑着。“干得好,伙计们。”


几个小时后,休息室没有人了,弗雷德和乔治再一次有了独处的机会。


弗雷德舒了口气,斜靠着他的双胞胎。他感觉到一只手臂在揉捏他的肩膀,接着是无比熟悉的深吻。几分钟后他不得不挣脱开来大口的喘气。


“最好的部分没有人知道。”弗雷德低声说。


END


 


小仙的胡言乱语:然后没多久俩人就大闹霍格沃兹然后私奔了23333


现在能找到的双子文基本都是09~13年的 所以如果有幸得到回复我会补发授权 (⊙v⊙)


群里好冷清啊好鸡摸_(:з」∠)_

暗恋什么的一点都不可怕,单箭头才是最要命的💔💔

【我深情的凝望着你,你却从未回头看我一眼】

可能一眼万年说的就是这样吧,最后终有离别,爱不动了,自然也就放手转身了。

一个往西走,一步三回头;另一个往东走,走的却是那么坚定;

我累了,但却依旧爱你a💔

图源网络,侵删

怎么办怎么办!!我坑好多没填然后又想开新坑了!!啊啊啊,救救孩子!!

脑洞如下,沙雕到极致!!刚放学在车上想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开不开坑全凭你们一声吼!!

算西游记给的灵感啦,小教授在类似五行山这种地方救了老万,然后老万陪查查去干大事,两人经过各种各样的磨难,相处的时间长了,慢慢在互帮互助的相处模式下磨出了感情,啧啧啧啧啧就类似这种吧,又是个长的,服了我自己了呜呜呜,写不写听你们的!!

【圣猿】【圣橼】

圣橼cp我吹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橼. 别打我哈哈哈哈哈,笑出鼻血啊

墨色倾染几世海棠:

“悟空,修仙成佛乃大业,不要被女色所迷惑”
“空空……你还是要走吗?如果你决定了,我愿意回花果山等你,等你回来”
“不,橼,我不走了。师父,修仙成佛什么的没有橼重要,我愿意留下来陪她”
“悟空,你别后悔”
“师父,不后悔!”
……
“悟空,就此别过吧”
“师父,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
“空空,我们现在回花果山?”
“嗯,回花果山,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


————
“啊...啊哈...空空...哈”
“叫大圣”
“嗯……好……大圣...哈”
【拉灯】


@橼. 橼哥别打我QAQ

  私心打了tag,占tag致歉

大半夜突然又开始感慨了:抖森明年就38了,一美明年就40了,岁月还是对他们下了手。
  虽然我一直说“抖森和一美永远都不会老”“他俩一直都是最好看的”,但当真真发现,真真看到他们眼角的皱纹,才真正意识到,哦,原来他们也不年轻了。说不出的难受在心里憋着...其实他们两个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崇拜的对象了,更多的像是一种信仰般的存在,这两个人对我来说就是完美的,就是最好的。我受不了别人对他们有任何的意见,就像有人信佛教,有人信基督教,对我来说,我信的就是一个名为汤姆希德勒斯顿的人和一个叫做詹姆斯麦卡沃伊的人。

  其实没什么事,就是单纯的想发发牢骚,最近真的心情不好,会有人不理解我的行为,包括我对剑桥大学的想法,一样的,你不理解我,我也没办法理解你,我向往它,的确是向往它,而且是因为抖森的原因而向往它,我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也知道这所大学离我有多遥远。前两天有人跟我说这是做梦,心里确实挺不爽的,但碍于跟他不熟,也就没说什么,梦想谁都要有,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像抖森一样优秀的人,我会努力去缩短我与梦想的距离,不管离得多么远,我都在向那个方向走着跑着,去努力缩短距离啊,但我确实不明白,我希望我上剑桥就是做梦?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想上哈佛?想上清华?北大?我是不是也可以跟他们说“你这是做梦,只有梦里有”?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一个旁观者,一个陌生人却要对我的人生去指手画脚?而且我也有更贴切我生活的目标啊,这两点是在一条直线上的,只是需要看我愿意在哪个点停下而已,我比谁都要清楚的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的目标是什么。所以请将那些对我指手画脚的话给我憋会去,我不想听,也听不得。